<tbody id="gxbmq"><track id="gxbmq"></track></tbody>

  1. <em id="gxbmq"><ruby id="gxbmq"><input id="gxbmq"></input></ruby></em>
  2. <rp id="gxbmq"></rp>

    <button id="gxbmq"><acronym id="gxbmq"></acronym></button>
    行業新聞-中國電源產業網-新能源與電源官方網站
    • 廣告
    • 廣告

    2018大遷徙 --中國儲能的奇幻森林

    2019-02-14   

    中國電源產業網

    導語:這是一個列強環伺,但依然沒有決出王者的場域。

    這是一個列強環伺,但依然沒有決出王者的場域。

    |趙小屠

    2019年元旦節這天,一位對比亞迪感情充沛的投資者,通過深交所互動易平臺,向比亞迪提出了發展顛覆性儲能系統的建議:

    海里有一種叫電鰻的魚,可以放電。印度有一種樹,也可以放電。目前傳統光儲系統的儲能放電過程是光能先轉化為電能,電能再轉化為化學能儲存起來,最后化學能轉化為電能作功,而生物儲能放電過程是光能直接轉化為生物能儲存起來,然后生物能轉化為電能作功。生物儲能放電要比傳統儲能放電系統流程環節更簡單。建議比亞迪聯合科研單位,研究動植物儲能放電機制,研發仿生學儲能放電系統。

    面對這個腦洞大開的設想,比亞迪董秘沉默兩天后,決定還是回復他:感謝您的建議……

    正如吉卜林在《叢林之書》中所說,無所畏懼才是萬物之源。過去的2018年,充滿魔幻的商業邏輯、閘門大開的示范工程和疑兵四起的市場環境交織在一起,中國儲能產業仿若置身奇幻森林。這是一個列強環伺,但依然沒有決出王者的場域。

    大家把過去的這一年,稱之為“儲能元年”。

    單從電池容量來看,2018年市場增長突破1GWh;若以裝機功率計算,截至到2018年底,累計投運的項目也超過1000MW。相比2017年,這都完成了規模意義上的成倍增長。

    追溯市場爆發的緣由,于2017年10月五部委頒布的指導意見,自是一份綱領性的文件。但儲能不同于光伏、風電或者電動汽車的地方在于,沒有任何官方規劃提出要在未來幾年把儲能拉伸或控制在怎樣的規模。主管者既缺乏且無意制定達成規劃的必要財政手段,也無法對橫跨工業、電力、地產、社區等場景需求施加統一的影響。

    換言之,2018年中國儲能之所以迎來元年,是過往幾年行業累積與綜合環境的演變結果。它取決于系統成本的持續下降、電改市場的傳遞誘導和新能源投資者尋找生存空間的原始動力,以及至為關鍵的——電網的意志。

    電網風暴眼

    在2018年之前,中國儲能市場雖然持續升溫,但整體依然處于零敲碎打的作業階段。改變這一切的,是始自鎮江,繼而河南、湖南、廣東和江蘇二期相繼跟進,這些數十上百兆瓦級電網側項目的集團爆發。在短短幾個月之內,將中國儲能市場的聲勢與規模推向完全不同的等級。

    長戟高門的大電網,從觀望猶疑轉為閘門大開,帶來了全新的游戲規則。雖然商業模式尚未定型,但數量級別的抬升給上下游投資者與供應商帶來了強大的情緒引力,這讓市場開始普遍意識到,儲能的時代可能終于來了!

    在大項目攪熱市場的激蕩之下,暗中角力、正面對決的場景開始變得微妙而普遍。老牌玩家、跨界巨頭以及橫空而出的新興勢力,都在調整修訂各自的策略,以期在新的秩序建立之時,占得自己滿意的位置。

    image.png

    鎮江項目開閘后,一個激蕩的電網儲能市場被引爆。

    以儲能電池供應計量,過去的2018年,在鎮江、河南、湖南和江蘇二批這四大項目群共約774MWh的容量份額中,表現突出的依然是中天、科陸、力神、中航鋰電和南都電源這些老牌玩家。他們的中標供貨量分散在50MWh180MWh這個區間,其中中天和科陸均超過170MWh。此外,他們還在不同程度上通過總包、系統集成或PCS供應參與到其它部分。

    原本市場格局大抵如此。但到年末時,比亞迪電池事業部終于放棄旁觀,殺進烽火連天的示范競技場,接連拔下平高集團為江蘇項目準備的兩個標包共88套、規模高達193.6MWh的電池供應,一躍成為這幾個項目累計中最大的電池供應商。他們的中標單價約為0.86/wh。

    電網項目的開閘,不僅是讓儲能商戰趨于白熱化,從趨勢來看,也是迎合了電網現代化改造這個國際化潮流。當前,美國、歐洲和澳大利亞都在開展不同形式的改造,儲能的角色越來越不可或缺。

    有關儲能資產是否納入輸配資產,在全球范圍都頗具爭議。中國的電網企業,采用租賃的方式暫時回避了這一問題。如果通過這些新建的電網側項目,論證儲能不僅可以解決調峰、改善電能質量等技術性問題,還能夠在投資上延緩或減少新的輸配項目建設,那么未來它被納入電網的阻力將大大減少。

    當前,在已公布的項目中,鎮江、河南和湖南等百兆瓦級已經建成或部分建成。而規模更大的江蘇二期、長沙二期、甘肅、吉林、浙江和廣東區域,也將在未來一段時間陸續投運、開工或發布。

    從大電網戰略決策來看,國家電網和南方電網公司于1月中旬分別發布坊間稱為“1號文”和“綜合能源服務”的文件,探索利用變電站資源建充換電儲能站以及開建100MW級大型儲能電站項目等。2019年的電網側儲能市場,無疑更值得期待。

    規則與信號

    2018年12月下旬,備受矚目的西北區域新版“兩個細則”終于正式頒布。從整個能源圈的反應來看,雖然事前很多企業已大致知曉,但等到細則正式出臺,對風電、光伏公司來說,還是如同頭懸利刃;與之相反的是,僅就儲能業者而言,這套新版細則卻不啻為一曲回蕩天邊的牧歌。

    這其中的關鍵之處在于,西北新版“兩個細則”要在考核精度和罰款力度上對轄區企業進行約束,首當其沖承壓的,是光伏、風電、光熱等新能源場站。

    西北地域廣袤,分布著眾多新能源場站,因為間歇與波動性等先天性問題,這些場站對區域電網帶來了巨大沖擊。從“兩個細則”導向來看,雖然沒有明確要求新能源電站必須配置儲能裝置,但顯然,對部分場站增加儲能裝置是更為經濟、有效的辦法,一方面可以減少棄風限電的損失,另一方面,也可通過參與電力輔助服務獲得補償。

    image.png

    三北地域廣袤,新能源場站眾多。

    在西北新版兩個細則頒布之前,黃河上游水電公司便已先行對共和、烏蘭兩個風電基地配置10%的儲能系統進行招標。這兩個基地帶有濃厚的實驗性質,分別配置有三元鋰、磷酸鐵鋰和液流電池等技術路線。在已經揭曉的三元鋰和磷酸鐵鋰部分,陽光電源和寧德時代(通過代理公司)分別奪得三元鋰和磷酸鐵鋰中的大部。

    可以想見,在西北新版細則在AGC、功率預測和曲線精度進行全方位約束的現實壓力下,西北區域的儲能市場,將逐漸迸發出更大的能量。

    發出信號的,不單只有西北“兩個細則”。從時間順序來看,電監會主導的“兩個細則”制定在前(2009年),而以9號文出臺為標志的新一輪電改進程在后(2015年)?!皟蓚€細則”最早為儲能引入創造條件的,是在京津唐區域,落地的項目則是睿能世紀運營的京能石景山熱電廠AGC項目。

    隨后,山西制定了更具誘惑力的AGC儲能聯合調頻細則,一時成為AGC儲能的主戰場。待到2018年,這條隱蔽而獨特的賽道被更多的投資者發現,區域范圍也如漣漪般向內蒙、京津唐和廣東擴散開來。截止到2018年年底,已經公開、待公開的項目信息從2017年的3個,一躍擴張至超過30,已經投運的項目,也上升到10個左右。

    AGC儲能聯合調頻,是繼電網側之外,2018年中國儲能的奇幻森林里,橫空出世蔚為大觀的又一幕。

    2018年,山西、津京唐、廣東、福建、四川等地制定或修訂了與調頻相關的細則,西北、華東、華北、東北區域也陸續推進調峰市場建設和調整,一個廣闊、彼此呼應的電力輔助市場開始陸續成型。但各區域的差異化政策,也給儲能傳遞出不同的信號,對各個區域規則進行儲能投資的推演、精算、決斷成為每家儲能公司領導者決策的日常。

    而隨著廣東等地現貨市場的模擬啟動,將讓儲能的商業世界變得更加復雜。儲能與現貨、新能源、微電網、輔助服務交叉或重疊組合,互相激蕩,從而創造出可能的商業模式,這是一門橫跨材料、電力、金融和政治的功課。

    下一個必爭之地

    相比倍增乃至數倍增長的電網側與電源側,一度最為接近商業化的用戶側在2018年的表現只能勉強說是中規中矩。

    中國能源研究會儲能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俞振華日前介紹,到2018年第三季度末,中國用戶側儲能累計裝機295MW,相比年初,增長了大概60MW。而2017年,全年新增約70MW。如果2018年加上第四季度數據,整體會超過2017年,但增長速度不會太快。

    2018年用戶側的主要玩家,依然是南都、中天、科陸等傳統玩家,但同時,也增加了一些從其它領域跨界而來的產業巨頭。

    以往用戶側之所以增長迅猛,原是有賴于峰谷價差這一清晰可見的商業套利。不過2018年,隨著各地一般工商業電價完成降價10%的政治任務,許多地區峰谷價差縮小,這導致投資的積極性受到一定阻遏。

    過度乃至幾乎完全依賴峰谷價差,暴露出中國用戶側儲能成長中的脆弱一面。也迫使縱身其中的業者,需要進一步思考用戶側未來的突破方向。

    這其中,有一個細分領域,在2018年獲得了長足進展。那就是商業樓宇分布式儲能,這是一個聚沙成塔、滴水成河的獨特市場。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超過1萬平米、且適合配置儲能的商業樓宇有5萬棟以上。這些樓宇不同于工業園區的是,他們的量級相對較小,但用能穩定且離城市生活更為貼近。

    image.png

    中國面積在1萬平米以上的商業樓宇超過5萬棟。

    儲能要進入商業樓宇,需要考慮到人口密集、業主安全意識高、寸土寸金、不斷電需求等特點。

    從單體項目來看,一般的工業園區容量規模都在1MWh以上。遠景智能副總裁趙衛軍認為,商業樓宇的分布式儲能由于上述特征,需要將單套規??刂圃?50kwh以內,單機柜則不能超過75kwh。

    小規模裝置占地面積小,安全可控,易于安裝,也能滿足基本的保供需求。在商業樓宇里,他們每套儲能裝置從布線、安裝、調試到運行,周期只需要兩天。這也是遠景對分布式儲能產品的重新定義。2018年,遠景半程發力,用半年多的時間在全國北上深等一線城市安裝了近10MWh的分布式儲能,在商業樓宇客戶群中積累一定口碑,是目前國內商業樓宇分布式儲能領先品牌。

    趙衛軍介紹道,當前遠景儲能的度電成本約為0.45元,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已經可以實現盈利。隨著系統成本下降和規模效應的抬升,未來一年度電成本有望降低到0.3元。

    商業樓宇是城市里,位階僅高于家庭的耗能單元。但它規??捎^,業主對電價敏感。同時,它也是城市物聯的樞紐站點。在商業樓宇里安裝儲能設施,既可獲取基本的峰谷價差,也是單體智慧樓宇綜合能效管理的重要一環。

    從更大的場景來看,它可以與充電樁結合,進而與電動汽車聯結,切入到未來的V2G(從車輛到電網)市場。以及,在歐洲等地已經興起的,通過構建虛擬電廠社區,突破用戶側壁壘,參與到調頻調峰等輔助服務等廣闊領地。

    遠景戰略投資的德國Sonnen公司,在全球擁有30000多套戶用儲能裝置。目前,Sonnen已經獲得了德國調頻服務市場競標資格,他們構建起基于家庭儲能的虛擬電廠社區,將分布式用戶儲能系統編織成隨時響應調峰調頻需求的電力網絡,同時跟當地一些電網公司去簽合約,來提供調度服務。正因如此,用戶和社區均能獲得不菲的收益。

    Sonnen的成功,給了遠景在中國遂行其物聯網戰略的啟示。單個項目規模雖然微小,但如果以產品的方式向市場廣泛鋪開,等到在特定城市安裝分布式儲能的商業樓宇累積成百上千棟,通過EnOS?系統協同,足以參與到城市電網調頻、調峰等輔助服務市場。

    電力現貨市場啟動后,從美國等地的經驗來看,分布式儲能還將在避免容量費用、降低高峰電價、吸納過度發電和管理凈負荷爬坡等方面逐漸顯示其特殊價值。

    商業樓宇的這個切口,已然引起不少玩家的矚目。在上海、深圳等地,一些主打分布式儲能的公司也開始悄然布局。這是儲能巨頭下一個必爭之地。他們要做的,是盡快累積規模,通過聯結展現出強大的協同能力,以此影響電網的態度,從而進入到輔助服務這個廣闊的市場之中。

    來源:趙小屠 儲能100人

    標簽:

    相關信息

    MORE >>
    中國電源產業網官方在線QQ咨詢:AM 9:00-PM 6:00
    廣告/企業宣傳推廣咨詢:
    活動/展會/項目合作咨詢: 市場部
    新聞/論文投稿/企業專訪: 李先生
    媒體合作/推廣/友情鏈接: 市場部

    中國電源產業網網友交流群:2223934、7921477、9640496、11647415

    中國電源產業網照明設計師交流群:2223986、56251389

    中國電源產業設計師QQ群:102869147

    X
    打鱼上下分软件